古老的榕树

停留在 2016-04-07 23点 那刹间

发表 2016-04-08 21:17 阅读(1936)

心情沮丧,怀念小时候一周都炒素芹菜的日子,和被托管的松柏林。记得那时满地都是木屑,整个大厅弥漫着松香味,大厅摆满了木工道具:刨子,凿子,尺子,木块...自己常常碍手碍脚拿道具玩,但从未被训斥过...


从未被训斥过,即时自己反复不懂事的恶作剧,也如此。在我印象中,外公只会笑,咯咯的大笑,特别在我调皮碍事的时候。这种笑声会时不时在耳畔萦绕,外公绝对是一个高素质有品位的人。


倒是外婆常常唠叨,特别在我调皮坏事的时候;所以我喜欢和外公独处,他用自己的道具专心的忙活,而我也自娱自乐摆弄地上的尺子。我们俩没有太多话,但就这么待着没有一丝隔阂感。


爸爸去世后,妈妈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常回外婆家,和外公的独处时间,也渐渐少了,外公的孙女,孙子也都相继出世了,再后来我去市里上学,再去北方上大学;毕业后又常年在外头奔波生计,几年才聚一次,都是外公的生日,发现以前的人都老了... 


如今,外公已经去了,留下来的可能就是孩时依稀的回忆了...谢谢曾经真心待我的人,天堂里没有痛,我们一切都好,安息吧。


Donate

如果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使用手机支付宝扫描二维码,捐赠X元,作者离不开读者的支持!